最新公告
 
 
產業面面觀
在職場上,中文系所學並非毫無用處,除了可幫助撰寫簡潔、易懂的文稿與簡報,職場人際關係處理,更是可從經典中 ... more
職場高手 >高手觀點 回上一頁
放下博士光環 勇於追求夢想
2016/6/6

與其在各大學奔波兼課,苦苦等待機會愈來愈低的正式教職,流浪博士還不如放下身段、調整心態,努力找尋教職以外的道路,收穫可能更豐碩。

撰文◎高永謀

  曾幾何時,博士已不再是知識、地位的象徵,反倒淪為失業的同義詞。根據主計總處調查、統計,台灣碩、博士失業人數逐年增加,2016年已達2萬7千餘人,失業率已達3.1%,還高於專科畢業生的失業率。

  不僅剛取得博士者,求取教職愈來愈困難,待業時間愈來愈長;且少子化浪潮來襲,連中、後段班私立大學教師,也擔心遭解聘,惶惶不可終日。然而,擁有東京大學建築學博士學位、原在亞洲大學擔任助理教授的謝宗哲,卻主動捨棄教職,毅然投身創業。

為圓夢想 赴日攻讀博士

  「許多博士應徵教職,是為了實現夢想、一展所長,或搶到鐵飯碗。等到他們從事教職後,將發現離夢想愈來愈遠,付出亦遠遠超過薪資。」謝宗哲解釋,他從大學離職、創立享工房,擺脫教職的庶務、雜務,關鍵即在忠於自己夢想,「博士沒什麼了不起,不必自視甚高,挽起袖子、進入產業,收穫將更豐碩!」

  就讀成功大學土木系時,謝宗哲對建築產生濃郁興趣,於是自行修習建築設計,如願考上成功大學建築所。不過,醉心鑽研建築學的他,並未思考職涯規畫;研究所畢業後,自幼喜愛日本文化的他,為了一圓日本夢,先翻譯安藤忠雄的著作《安藤忠雄的都市徬徨》,再前往日本留學。

  國內各大學建築系,教授多為歐、美大學博士,分為英國AA(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,建築聯盟學院)、美國哈佛兩大派系;因此,有心從事教職的建築所畢業生,罕有人負笈東瀛。原本,謝宗哲進入東京大學,只想攻讀碩士,但在指導教授原廣司的建議下,直接攻讀博士班。

  在東京大學,謝宗哲僅花了4年多的時間,便獲頒建築學博士。與台灣留學生交談時,他們最常聊的話題,即取得博士學位後,回台灣應如何「卡位」,才能迅速獲得大學聘書;對此議題毫無興趣的他,此時興起定居日本的念頭,因此未像其他留學生般,忙著向台灣校園投石問路。

私大教師外務多 消磨教學熱情

  只是,計畫趕不上變化。謝宗哲在日本,與另一名台灣留學生戀愛、結婚,拿到博士學位時,妻子已身懷六甲,2人決定舉家返台。回到台南市老家後,雖然得背負一家生計,他仍只埋頭翻譯,未向任何一家大學遞出履歷表;沒想到,半年之後,亞洲大學主動邀約任教,他亦欣然應允。

  在大學任教的數年,謝宗哲過得並不愉快。他無奈地說,在教育部評鑑制度、少子化浪潮的招生壓力下,私立大學教師除了教學、研究,還得負責招生宣傳、學生輔導、產學合作,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,有時還得勉為其難教授離專業甚遠的課程,除了看到優秀學生的傑出表現,實無其他樂趣,榮譽感、教學熱情更已消磨殆盡。

  離開教職後,謝宗哲頓感海闊天空。享工房目前的主力業務,包括翻譯、策展、辦講座、建築企劃,與旅行社合作海外建築旅行等。策展、辦講座皆與建築有關,策展單位為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,講座來賓多為台灣、日本建築師,海外建築旅行以日本團為主、歐洲團為輔。

一人敲鐘 扮演台、日建築界橋梁

  享工房業務繁多,從發想、企劃、宣傳、執行,到核帳、報稅等大大小小事宜,皆由謝宗哲一手包辦,雖然比擔任大學教職時還忙、還累,但他卻怡然自得,因為終可實現扮演台、日建築界橋梁的夢想。

  擁有東京大學建築學博士學位,為何不投身獲利更快速、豐厚的建築設計?謝宗哲謙稱,若論建築設計,許多建築師比他更精細、更具巧思,他不必捨長就短,且博士並非萬事通,而應深耕自己專長的領域,必定將有所成。

  在可見的未來,流浪博士人數勢必將有增無減。謝宗哲建議,與其在各大學奔波兼課,賺取與打工族等同的收入,苦苦等待機會愈來愈低的正式教職,流浪博士還不如放下身段、調整心態,努力找尋教職以外的道路,反而更有機會發揮所長,成為令人尊敬的職人。

(文章來源:Career職場情報誌)
 
回主題區| 上一頁| 下一頁| 頁|1